【读书笔记】The Goldfinch 2: 艺术的呼唤

发布时间:2019-05-28 15:17:08  编辑:彬哥   来源:词典网

艺术对于人类就是散布在时空隧道里的呼唤,轻轻的,不会大声喊你,但是一直都在那儿,伴着微光,看着你,等着接住你的目光,流入你的灵魂,到达你的心。艺术家的创作,不是为了谁,或者不是为了你,但是你却可以拥有它,如果你听到了它,看到了它,感受到了它。艺术品一经诞生,就有了它自己的生命和旅程,它没法寻找你,你却可能会在目光流转间遇到它。如果那一刻,你接收到了它,你的身体就成为了它的共鸣箱,那个轻声的呼唤就会升腾为一声高过一声的回响,鼓荡着冲击着触发着你的感官情绪和思想。我认为,那是艺术可以对一个人起到的作用。

我想这是为什么《金翅雀》飞进了很多人的心。人们看到这只被锁链牵绊的鸟儿时,听到了那从远古传来的呼唤。Theo的妈妈看到了自己的境遇,Theo看到了妈妈和她所能代表的所有美,Boris看到了那双不屈服无怨恨的眼睛。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接住了这只金翅雀,成为它的主人。而那些把《金翅雀》跟货币划上等号的人们即使手里拿着它,也从未拥有过它。这大概是对艺术品的两种不同的拥有方式,一种是精神上的拥有,一种是物质上的拥有。Theo没有早早把《金翅雀》交出去,并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留着对妈妈的念想,他像抱着童年的小毯子一样把《金翅雀》留在身边,为的是感觉妈妈并未远去。还未长成的Theo没有强大到可以把《金翅雀》到精神存在与物质存在分开。当Theo可以放手,决定把《金翅雀》还给时空隧道时,也是Theo终于长大的时候。最终,《金翅雀》回到了博物馆的墙上,犹如回到了人类文明的时空隧道中,可以继续发着它的光,发出轻声的呼唤,等着更多的偶遇和被拥有。

我自己也曾经听到过一次这样的呼唤。那是出国前我独自一人去北京美术馆,看到一个挪威画家作品的巡展,就走进了展厅,加入了先我而来的七八个人,大家保持着舒服的距离。因为那天完全不用赶时间,完全没有任何其它事分散注意力,我便悠然自在地一幅幅作品欣赏着。没感觉的就草草掠过,喜欢的就停下来远观细瞧一番,慢慢品味。这时来到一幅人像前,我走不动了。那是一位正在拉大提琴的女士。红色微卷的长发搭在锁骨略下的位置,在黑裙的衬托下格外亮眼。她的眼睛微闭,脸上是完全沉浸其中忘掉整个世界的表情。视线往下落到长裙下摆,画面开始魔幻起来,写实变成了写意:地面以上大提琴底部以下的部分都是用疏密有致的小色块构成,效果就像油画的底部着起火来了!可以感觉到拉琴的女子被艺术的激情燃烧着。而我也被那火热的激情辐射到了。

那可能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激情是什么。等我后来终于把自己从那幅画前挪走的时候,我也第一次细想东西方艺术的区别。上好的水墨画里讲的是意境与禅趣,能让人静下来;很多西方美术作品里讲求的是强烈的感情,是为了搅动你,哪怕是不舒服的感觉。这里不谈优劣,只说不同。东方艺术多和谐平静而不是激情涌动,一般少有冲击力。当然冲击力也可以是杀伤力。

后来我再也没见过那幅画,也不知道画家的名字,甚至试着在网上搜索也没有找到。但是我知道我拥有着那幅画,因为我听到了它发出的呼唤。它就是我的金翅雀。

-----------

加播一个插曲:那天走出美术馆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,被一个美院的研究生拦住告白:我看你刚才看画的样子那么静,实在太美,就跟着你走到现在。我当然对他施以婉拒的套路,不过离开时也小开心成为了浩渺时空中某人眼中的画。“你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看你”。

如果你喜欢本页,请不要忘记收藏哦!